www.88pt88.com_大奖娱乐网址88pt88_大奖娱乐欢迎您

12月 7 2016

真的很怀念我的20岁,那时候我可以把墙捅出一个洞


01

你20岁那年在干什么?

我20岁那年一无所有,只有使不完的劲。

那是一个很尴尬的年龄,一穷二白。

“很清白,干净如白纸。

那时的人生设定里,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一天变成自己都不愿意接受的人。

在20岁的青春里,我刚从18岁缓过神来,才想起16岁的时候,觉得18岁的人很老,而当自己到20岁,才意识到人原来真的很容易到20岁。

回想起20岁那年,有很多鲜活的人,有很多年轻的笑脸。

那时励婕还叫安妮宝贝,不叫庆山,她那本《彼岸花》封底除了写了自己生日,还留了暗地病孩(sickbaby)的网址;那时田原还在跳房子,出了张CD,没开始演戏;那时赛宁还没有写《珍珠饭店》,写了本小书,很精致,很聪明;那时黄萌同学还叫胭脂茉莉,在成都;那时张小民还没有成为青岛地产圈有名的营销总监;那时张套还没有孩子;那时路内还在写小说,《少年巴比伦》陆续陆续,而SIN同学在《萌芽》发小说,那时AT在南方写诗,哲子刚读厦门大学,还没有创建Sankuanz,何宽还叫Fernando,刚开始写诗,今天是陌陌的品牌总监……

回忆10多年前的青春,那真是个靠才华和灵气吃饭且无比干脆利落的年代。

我们曾经参与了一本叫《精神生活》的地下文学杂志,上面有马良早期的插画,顺便还报道了赤峰音乐节。

那时候,许巍的专辑叫《时光漫步》,我最喜欢的那一首,叫《夏日的风》,KTV永远点不着,但那首歌很曼妙,和我对上海长宁区家乐福苏州河的感觉一样。

会想在盛夏的树荫下,遇见一个穿白衬衫的女孩,她在桥上看流水。

我在旁边看着她。

那年我们20岁

02

20岁,对家乡没有概念。

你以为是去看世界,其实是回不去了。

你以为你从南方到北京是读书,你以为自己会经常回去。

“但你没有,你一次也没有。

虽然你决定离开南方前听了一次又一次《东风破》,面对离开,你也没办法,你以为是个玩笑,结果却再也回不去了,后来听到南拳妈妈那首《牡丹江》,听到那句“到不了的叫远方,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”你才恍然大悟,一如古哥袁复生在新书《一个外省青年的精神成长史》里说的那样:北京是世界的外省,家乡是北京的外省,我们都是外省青年。

“我们发现彼此都成了没根的人。

有时,在一些酗酒的夜里,我们也质疑,我们都错了,或许我们应该学业完成后就应该回家乡,去报效它,服务它。但想想,身份的尴尬与生活习惯的改变,已经让我们回不去。

“所以,其实是我们抛弃了家乡。

偶尔一天,我们回到家乡,看到的是20岁前的自己,相似的自己,还有一批批老去的老人。

后来,你开始理解什么叫城市的骨气。

生于此而死于此的父辈。

是家乡最后的骨骼。

一本五味杂陈让人清醒又忧伤的书

03

20岁,你愿意失去所有。

去赌一个不切实际的未来。

所以,你是自信满满的离开家乡的,你决定去大城市,闯事业。

“而要去,就去首都。

你觉得你会衣锦还乡,和父辈所有的期待一样,带着不同朝代都出过状元的骄傲。

你以为你是科学家,你可以创造一个属于未来的世界,结果,你只成了这个城市苟延残喘的人。

首都的压力让你住过150元一个月的地下室,因为倔强,因为不服输,你在长春零下20度的日子喝过带有别人呕吐物的茅台,没办法,不喝完不让你说话,这就是江湖,存活需要技巧;你在孤独的北方之海和兄弟一起通宵熬夜,这就是职场,为了让兄弟睡床你睡地板,然后你的左小腿因为潮湿,得了皮疹,你不能抱怨,因为这是职场,职场,看的就是成绩,是结果。

“恭喜你,你终于成为了你最不喜欢的那种人。

口是心非,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

终于一天,你在梦里惊醒,你发现自己都认不出自己。

酒还是要喝的,抠完喉咙再写PPT的日子让你学会随时调整思路,随时作战。

“这很好。酒精并没让你变得愚钝,相反,它让你思维敏捷。

你被世界改造完毕

04

20岁,永远没有抵挡你的墙。

对知识的渴望让你充满力量。

你开始看很多书。

那些文字比你好的诗人,是天生的贵族,所以你要看语感的书,看蓬热、看叶芝、看北岛、看张枣;那些将故事比你好的人,是天生的作家,所以你要看塞林格、毛姆、卡佛、尤瑟纳尔;那些从小就有哲学书看的人比你有逻辑,所以你要看康德、尼采、弗洛姆、艾柯;那些看画展长大的人比你懂艺术,所以你要看基佛、莫兰迪、塞尚、马蒂斯;那些从业比你早的人懂建筑,所以你马不停蹄的补习柯布西耶、建筑十书、十宅论……

“你一无所有的20岁马不停蹄地修补自我残缺,却发现永远追不上时代。

对了,在你的20岁,你不能有爱情。

因为你没时间去思考爱情。

偶尔遇见喜欢的妞,你只会唱五月天的《温柔》,不打扰是我的温柔,唱着唱着你就绝望。

“20岁,没有什么墙可以挡得住你的成长。20岁,你除了成长,无能为力。

那时候,你可以把任何东西推翻重来。

你有的是时间,有的是精力。

你有的是时间,有的是精力

05

20岁的你,一切都是盲目的。

自我角色不设定,自我身份不设限。

从20岁到30岁,你偶尔听到燕池那句“一见如故的路人,不辞而别的朋友”你已经不再悲伤,反倒,会心一笑;听到李志的《定西》,我多想像你一样臭不要脸,你也会心一笑;听到陈升唱的“听歌的人假正经,写歌的人最无情”时,你有点笑不出了,唱了好几次的《红豆》总是唱不下去了,往往绝望时,转成了张震岳的《再见》。

偶尔你也会点一些永远没有烦恼的歌,什么南拳妈妈的《香草吧噗》让你笑了,南方呀,南方,去他妈的南方啦,我们不如唱哈狗帮吧,哪个傻逼点的《那个男人》啊,那么绝望,怎么唱……

然后我们就喝大了。

男人一喝大,就开始给心爱的人打电话。

电话一有人接,想想,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不就是我爱你吗?

才不要让对方看到自己傻逼的样子。

“嘿,你总是说得好听。

什么我策马奔腾浪迹天涯,我的女人在梦中,等她醒来,我要给她明媚的天下。

什么是天下?

“连人都不是了,还有什么天下?

什么是天下?

06

站在30岁看20岁,有些曾经觉得永远不会闻到的气味变得熟悉。

例如,软弱、愚昧、狡诈、猜疑。

例如,死亡、衰老、泯灭、无力。

你开始接受妥协,你开始熟悉死亡,你开始把面对死亡当成必修课,像重新选修商务英语一样加入了面对死亡补习班。

你很少给父母打电话,他们说好,或者不好,又能怎样,你不想他们担心,因为担心无用。

“你开始怀疑,如果生命从来,甚至,你不愿意成为他们的孩子,这样,或许,少点牵挂。

我们被岁月磨平了棱角。

“没人给我们借口,是我们提前学会了借口;没人教我们妥协,是我们提前掌握了妥协;没人让我们停下,是我们提前选择了停下;没人让我们危险,是我们提前告别了危险。

我们最终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不出错的人生。

“没有希望也没有失望,不出色也不出错。

我们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,大腹便便油嘴滑舌,呀,我们成了一样的人。

是现实真的很残忍,还是我们对自己太宽容?

30岁的人生,充满了焦虑、失落与无奈。

其中的我们,一部分选择回归家乡,做一份稳定的工作,那个曾经风华正茂的少年,如今已成为超市或加油站的服务员;而一部分选择继续变得更加狡诈、奸猾,马不停蹄的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;剩下一部分,选择了无尽黑暗的创业之路。

“80后的破产,死于疾病和创业。

我们最终选了一条只赢不能输的路。

这个狗日而操蛋的赢者通吃的年代。

不是没有能力,就是没有能力。

不过还好,我们中的一部分,在夹缝生存中的我们,并没有被世界改造得面目全非。

“我们还有半点余温的血,还有苟延残喘的底气,还有相对隐忍的毅力,最终,一部分的我们还明白什么叫高级、体面和简朴的善良。

于是我们又爬了起来,那些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成为一句务必牢记的口诀。于是我们又开始了斗,带着所剩的骄傲。

“一如20岁的我们,心中有无尽的力量。

然后,我们最终,或许可以把那些本来没有的墙,那些我们自己附加的束缚我们的墙,一点点的捅破。

而在每个寻索未来的夜,我们还能勉强感受到体内还流动着的祖辈的血,眺望星空,和那些坚守家乡的父辈遥远相望,寻找那点漆黑夜里半丁点带着孤独的力量,像每一个糟烂时代所剩不多的微光。

然后,点根烟,安静呆着,不卑不亢,无悲无喜。

静默、端坐,最后,冷不丁地发出一声感慨:

“真的很怀念我的20岁,那时候我可以把墙捅出一个洞。

即使是条咸鱼,也总有闪亮的梦想

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的梦实现了吗

本文由G.P.A经授权转载自撕蛋(ID:stud178),作者小日。

合作事宜请联系wx@careerdream.org。

@G.P.A 保留所有权利

后台回复关键词获取干货

拖延症丨金融职场丨Office丨读书

毕业演讲丨求职秘籍丨留学丨时尚丨旅行

↓↓↓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顶级投行导师带着大把内推、offer等你来~

阅读原文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

Written by yuefabo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